名家写高考作文丨沉浸演艺制作人聂鑫:沉浸与共情

贾政带众人游园,宝玉所出“沁芳”二字,“点出了花木映水的佳境”是通景,“契合元妃省亲之事”之余又暗合大观园中女儿众多,则是共情。众人与宝玉一起题名,而唯独宝玉之名被贾政默许,便是因为众人眼中只有景,而宝玉眼中心中还有情。

“造景”为“共情”,这是“景”与“情”之间亘古不变的关系。由此想到现在市场上非常火的沉浸式戏剧,看来文化万变不离其宗,我们现在所做的,终究还是在古人的文化遗产上,进行传承和创新。

沉浸式戏剧,一为造景,二为共情,而这两者,都与直接移用、借鉴化用、根据情境独创三者相关。

先说造景,顾名思义,便是如大观园一样,通过设计和修建,打造出我们想要的景来。如果古代能有我们现在的概念,那么大观园便不叫大观园,应该叫沉浸式演艺新空间了。在我们造景的时候,有直接移用,如梅兰竹菊这般拥有共性之美的景物;也有借鉴化用,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样诗词中的千古名景,通过现代科技VR技术展现;当然也有情境独创,将优秀的传统文化与满足人民需求的理念相结合,刻古雕今,才能造出匠心独运的景来。

再说共情,即是我们在所造之景上加入沉浸式戏剧,通过戏剧起承转合,牵动出观众的情来,同时也将我们所要抒发的情,蕴含其中。无论是直接移用、借鉴化用还是情景独创,都离不开情韵天然。

正如“曲径通幽处”,“曲径”固然重要,最后却还是要落在这个“幽”字上。然而很遗憾的是,纵观当下市场上的沉浸式行业,不乏只重“景”而忽视“情”的,投资方斥巨资打造大场面,给人的感觉却充满堆砌感,反观大场面之下的“情”却是空泛做作,未免是喧宾夺主了。

李渔《闲情偶寄·戒浮泛》有言:“咏花既愁遗鸟,赋月又想兼风。若使逐件铺张,则虑事多曲少;欲以数言包括,又防事短情长。展转推敲,已费心思几许,何如只就本人生发,自有欲为之事,自有待说之情,念不旁分,妙理自出。”

写文如此,当下的沉浸式行业更该如此。既要造出为观众大饱眼福的景,更要戒掉浮泛、戒掉堆砌,在景中制作出动心牵情的内容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景在于眼,情在于心,情景交融,希望所有沉浸式行业者都执此念,为观众带来真正的好作品。

聂鑫,沉浸演艺制作人,担任《微光》《名楼盛宴》等多部沉浸式戏剧出品及制作。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