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加标点版书信展出

昨天,人民大学博物馆馆藏康有为、梁启超、陈独秀、李大钊、胡适书信展开幕。本报记者 和冠欣摄

昨天(4月14日),《馆藏康有为、梁启超、陈独秀、李大钊、胡适书信展》在人民大学博物馆展出,共展出名人信札26通64页、书法作品17件(套)、绘画作品2件。其中,陈独秀、钱玄同等人以横排方式书写或加上标点符号的信尤为引人关注,表明这批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很早就自觉参与现代汉字书写形式的变革。

展览中陈列有“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13通,写于1920年至1932年之间。信札内容反映了《新青年》同仁关于办刊方针的分歧与矛盾,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陈独秀从民主主义的文化救亡转向的政治救亡的思想轨迹。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黄兴涛认为,这些书信的发现,对于今人认识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中国成立前的准备,对于深入了解 《新青年》杂志后期的发展演变,以及编辑同仁之间,尤其是胡适与陈独秀、李季等之间的复杂关系,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书信中,陈独秀使用的新式标点和横排书写在当时看来相当新奇。1920年2月,当时的教育部通令全国使用新的标点符号。3个月后,也就是1920年5月7日,陈独秀写给胡适、李大钊的信就使用了新式标点符号,包括逗号、句号、问号等,书写态度极其认真,使用也相当规范,曾多次出现段首空两格。陈独秀1932年10月10日写给胡适的信也独具一格,因为它是以钢笔采取横排形式书写的,信最后还有彰显陈个性的“双十”二字。钱玄同写给胡适的信也曾出现过横排。

“梁启超致胡适信札、词稿”包括梁启超致胡适信札7通22页、梁启超致胡适词稿4通12页,从内容来看,多为诗词探讨、学术研究,可以看出作为前辈学者的梁启超对晚辈学人胡适非常敬重,而且手稿书写工整,学术讨论深刻细致,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和研究价值。

“康有为致梁启勋信札”包括康有为致梁启勋信札两通3页,内容涉及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客居美国,与梁启勋商议保皇党人士安排事宜。

此外,展览上还展出康有为、孙中山、蒋介石、汪精卫、段祺瑞等近20幅手书,系人民大学博物馆近年征集入藏,均为首次向公众展出。

7月22日正式进入二伏,北京高温蓝色预警继续生效。入夜以虽然有一场降雨,但周二继续高温天。本周,防暑降温依旧是重点。

7月15日(周一),“花开四季”主题列车将在北京黄土店站首发,将北京市郊铁路怀密线打造成为“第二条开往春天的列车”。

7月8日(周一)起,北京将执行新一轮机动车尾号限行轮换。具体限行尾号为:星期一4和9,星期二5和0,星期三1和6,星期四2和7,星期五3和8。

2019年高考6月8日正式结束,6月23日(周日),学生可以通过北京教育考试院查询高考成绩。6月25日至29日,考生进行本科志愿填报。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