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投资陈宇:我是一个投机客

当市场上多数机构投资者高举价值投资大旗时,北京神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宇却旗帜鲜明地说:“我就是一个投机客。”

他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在一个富人都争先恐后移民的国度,你能指望和他们的企业共存亡吗?价值投资的想法在中国是非常愚蠢的。

在外界看来,他是一位成绩不错的投机客:2009年,成立了私募公司神农投资,2010年7月份发行了第一只产品。尽管当年市场大跌,但神农投资还是给客户赚了钱。

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神农一期2010年的回报率为2.74%,同期上证综指跌了15%;2011年的回报率为-0.1%,而同期上证综指跌了21.7%;2012年的回报率为20%,同期上证综指只涨了3%;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也有8.84%。

陈宇在采访中多次强调:自己是一个价值投机者,“很多投资者坚信价值投资理论,我们从来自诩为价值投机者。”

怎么理解?他说,中国的市场环境不适合长期的价值投资者生存。什么是价值投资者?“我的基本理解,股票市场持有期限比较长,可以通过分红获取大部分投资回报。股市持有期限长,有一个好的复利增长。”

这种投资理念,由美国的格雷厄姆、巴菲特传入中国。而价值投资的土壤来自美国稳定繁荣的社会,以及其所支撑的相对公平、自由、多空充分可交易的市场。陈宇说,从目前社会基本面上,国内的股市基本上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中国的富人都移民到美国去了,你还指望长期投资?非常搞笑。你都不知道你投资的企业老板是美国人了,你还决定与其共存亡,这是一种愚蠢的自杀理念。”陈宇说:“我们不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中国股市实际上就是一个投机市场,一个强博弈的投机市场,我们就是投机分子。”

陈宇此前在PE做过,也曾长时间做过董秘。他说,在董秘期间,接触了不少上市公司,对上市公司比较理解。他发现,上市公司中,行业不错、企业家有着创造伟大企业的情怀和能力实际上是非常罕见的。我们只能看到任正非、马化腾、马明哲等等几个人,寥若晨星。中国资本市场好的企业非常缺乏,上市对于多数民企来说只是圈钱的工具。目前 2000多家上市公司中,也就只有不超过2%的企业值得我们长期关注和持有,当然他们也有投机价值。

他认为,站在中国的角度看,股市还是一个不错的市场。对于政府来说,是一个好的税收、利益重新再分配以及战略平台。对于投机人来说,虽然市场不公平,但是相对其他行业,没有苛捐杂税,没有过多的部门干预,在这个市场博大小好过去买彩票。尽管是一个赌博性的市场,但是相对公平。我们在这样一个市场里交易,相当于沙里淘金。我们还清楚这是一堆沙子,甚至是一堆狗屎,但我们要做的是在沙子里找到一个金子碎屑。在私募这一行,和赌场的原理一样,进入赌场十赌九输,股市也是一赢两平七个输的。和摸彩票一样,大家都会看到股神,却忽视了千万赔钱的人。每个人都希望是幸运的,我们只能说是相对高明一点的赌徒。虽然说下注很难赚钱,但是从赔率上我们比新手低,时间长了可以累积一部分财富。

虽然游刃有余,但陈宇并不喜欢投机这个状态,他说在赌徒的强压下生存,显然不够舒适,不是值得自豪的一件事。所以他盼望中国资本市场制度设计能够加快向西方市场靠拢,A股的估值能和国际资本上接轨,这样他的部分股票就可以长期持有了。

陈宇说,他是价值投机者,基于价值判断的前提,认为处于低谷的企业,就买入。去年,医药和白酒、环保板块都比较不错,我们都有所介入。2013年以来,参与了这次反弹的后半程,跑赢了市场。市场的盈利性比预期好,总体感觉还不错。

但是在陈宇看来,这个市场还没有恢复元气,波动性的压力很大。现在的股票市场,还没有到你看好长期趋势,就可以坚定持有的时候。他认为,中国股市正在进行伤筋动骨的变革。譬如2月28日,转融券首次试点,股市大涨,这种情况并不正常。转融券的推出,会增加股票供给,原来的市场建立在单边上涨的基础上,现在增加了那么多供给,长期的估值压力还没有回落到供需平衡。市场的估值没有跟国际接轨,一旦开放,A股估值还会下降。

在陈宇看来,今年市场是改革与冲突交织元年。社会经济各个层面涉及到根本的矛盾,这些都需要很大的决心去改革。改革措施推出初期会推动投资者情绪的上升,但改革的道路不是一片坦途,当过高的市场情绪产生的泡沫遇到矛盾时会产生冲突,从而投资情绪就会发生逆转。就像北京的天气,今天不错,第二天又是雾霾,重新跌回“地狱”。今后一段时间的股市也有可能因为改革的进程,暴涨暴跌,出现大的波动。在急速的波动市场中,我们都要去适应,更别提普通投资者,在未来,散户通常赚不到钱。

陈宇判断,今年的市场金蛇狂舞,波动的幅度会很大,每次上涨激情膨胀,下跌也会崩溃,他对于现在的市场的观点是谨慎。

3月6日,陈宇还发微薄称,支撑股市走牛的是大众乐观预期,如今社会恶病缠身,需要下重手,因此股市波动在所难免,未来五个月坚决做空。

过去由于经济发展的弊端,污染横行,但由于法制不健全,治理水平落后。今年北京等各地持续出现阴霾、山东潍坊爆出水污染事件,令环境保护提上日程。环保行业的投入,将会快于往年的增速。

在那些变革加速的行业,往往会出现更好的投资机会。陈宇说,要避免在萎缩衰弱的行业下注。

除2011年亏了0.1%之外,神农投资这几年都给客户带来了正收益。陈宇称,他们没有打算把排名提高,国内有上千个私募,每年排在前列的私募通常在某个行业下了重注,这种风险很高,没有持续性。他们要做的是每年能给客户回报率达到20%,希望把盈利的心态稳定下来,做实做专。

怎么能保证20%的回报?在陈宇看来,中国股市每年都有三四个突出的行业,利润增速非常惊人,去年的白酒,今年会看到环保、军工板块。我们只要能把握两三个就行,在低谷买进,拿一段时间,成绩就不会差。

陈宇一直看重衣食住行。他认为,消费板块,看得见,摸得着,我们能感觉到腾讯受到欢迎,电影《泰囧》受到欢迎,而消费板块的调研成本和了解的成本都比较低。事实上,巴菲特的投资理念也是如此。

在他看来,现在的社会已经进入重工业发展的后期,比较重视文化传播。去年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习发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动员令。这是一个美丽的梦,这就需要讲故事,需要文化传播的力量,因此我们判断文化传播会迎来爆发式增长。中国经济有一个现状,一个禁锢的领域被打开,马上会诞生一个伟大的行业。譬如过去的房地产行业、商贸领域等等,现在还处于相对封闭的行业,有文化传播、公共服务、教育、医疗。在先后次序上,从文化传播入手的概率比较大。

“投资文化传播,心里还是比较自豪的。”陈宇说,相反如果投资造纸厂,本身是一个污染企业,虽然会赚点钱,但是会很吃力,大家都不认同,造纸企业的估值还比较低,做高尚的事情往往也能得到金钱上的回报。

从微观、宏观来看,社会的精神层面到了爆发的时代,孕育着大量的投资机会。过去很难想象一部电影会有10个亿的票房,一个唱歌的节目广告会超过10个亿,这说明人们对于精神文化的需求已经到了烈火干柴的地步。这还是在管制体制下,大家为了一乐,愿意掏钱。陈宇介绍说,美国一个好的故事片就有百亿的收入,中国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对于白酒,陈宇目前不看好。他告诉记者,前两年白酒资产泡沫发展畸形、勾兑成风、以次充好、盲目提价。白酒行业类似过去的红塔山,目前每个地区都有烟草行业,我相信这个行业未来也会有新的品牌进入,抢占老品牌的空间。白酒行业等到市场回归后,我们会重新关注。毕竟农村市场是一个广阔的市场,未来十年农村市场将出现巨大的财富变化,农村市场的出现会导致白酒下一个高潮,但目前还不到时候。

至于消费板块中另一大门类——医药,虽然不是陈宇的强项,但也是他长期的投资板块。他认为,人口老龄化是不可逆的,另外,长期以来没有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到医疗领域,导致需求激增和供应畸形。医疗行业的需求不可逆转,未来10年看不到衰竭的迹象。所以无论牛熊市,医药都是大家的最爱。中国诞生千亿级别的医药公司,是非常有可能的。

神农投资目前管理一个多亿的资金规模。随着市场情绪的好转,陈宇打算今年多成立几只产品,初步打算是5期产品,目前二期在1月份成立,三期产品资金已经募集到位。

“过去几年,市场尽管处于熊市,但是我们还是为客户赚到了钱,锁定了一部分客户,所以我们才能继续发产品。”陈宇说。

这么多年来,在市场极端环境下陈宇并不担心,他说压力通常来自牛市,不是熊市。牛市中,投资者的情绪期望过于高涨,每天都有三五十只股票涨停,50个股票涨停比例不到2%,找到的概率很难,但是投资人的心态不一样,希望天天都有涨停。

他告诉记者,他希望把自己的神农投资打造成中国版的“老虎基金”。老虎基金的成员都是自己培养的,到后期,又养了一堆小老虎,他当幕后老板,“我希望自己能有这样的运气。”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